在拉斯维加斯赌城豪赌三日

01/01 08:33 老兵东雷

给车加满了油,我开着车沿着一号公路这条美国最好的风光路线再次出发,这是我在美国的第二次自驾游。今天的目标是经过圣巴巴拉小镇前往拉斯维加斯,预计全程700公里。我的车上坐着同行的两个土豪,其中的土豪甲一路上沉默寡言,对风景兴趣不大,对美国餐饮更无好感。


阳光正好,翻过一座不大的山就到了圣巴巴拉,没有多停留,因为这里是有钱人住的地区,房子都很好,跟我没啥关系,也轮不到我打土豪。


喜欢这样的道路


进入了高速路,离洛杉矶越来越近,路上的车也越来越多,车开得越来越无味了,只盼着赶紧开到小道上去。终于,周边的景色越来越荒凉,这才是通向拉斯维加斯的路。


在半道上,我终于看到了我一直在寻找一个路牌,路牌指向欧文堡(Fort Irwin)。这是我1997年随陆军训练代表团第一次来美国时到过的地方----欧文堡美国国家训练中心,那一次是来观摩美军的对抗演习,还参观了美国陆军的101空中突击师。从那一次以后很多次的访问美国,让我对什么军队正规化、职业化和现代化有了真正的认识,感叹中美两军的差距之大。我退役以后曾经写过一个关于美军的系列文章,第一篇是《长官,您的餐费是七美元》,从此开始了我混迹网络的日子。这些文章不仅发表在中国的报纸杂志上,也在中国军队内部网上被广为转载。从那时起我开始使用“老兵东雷”这个网名。


所以看了欧文堡这个路标时,我的小心脏禁不住地欢跳了一下。


但是与1997年相比,这里的环境似乎有了变化。我记得那时有连片的沙漠,但这次看到的却是被改造过的沙漠,种上了耐旱的植物。


通向赌城的道路

是通向天堂还是通向地狱


到达拉斯维加斯已经是下午5点半了。这个建在荒漠中的城市比我以前看到的那个要大了许多。这里的酒店豪华无比。入住永利酒店,只是没想到一住三天。


住在金碧辉煌的赌场里还能干什么?

当然只能是赌博,或围观赌博。

当然还有我这样选择跑步的。


昨晚住进永利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从酒店前台到电梯有一段距离,左侧就是赌场,那里坐着或站着表情各异的人们,回响着老虎机的叮噹声,还有赢钱时的欢呼。



入住永利酒店

这是赌马厅


十赌九输,这是赌场的宇宙真理。但总有人会相信自己是那十分之一。其实只要看看拉斯维加斯超级豪华的酒店,就应该联想到这些酒店都是用赌徒的钱建的。


但当你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中,你还能保持多少理智?我去过不少赌场,拉斯维加斯、大西洋赌城、马来西亚的云顶、英国、埃及还哈萨克斯坦的,每次进到赌场里总会兴奋一下。因为赢过,总是觉得自己还会再赢;因为输过,总归得好运应该来了。


同行的土豪甲,事先已经与赌场联系好了,所以一放下行李就进赌场的贵宾厅了。我围观了一会,他坐在百家乐台前不一会就赢了一万多美元。看来手气不错。


按惯例,我先去拉老虎机了,不一会就输了一百美元。于是收手,再回到贵宾厅一问,土豪甲那一万多美元被他一把大赌就输没了。看来根据自己的财富额,每一个人对钱的概念都不一样。


酒店里很热闹,因为酒店里在举办一个挺大的专业性学术研讨会。每天会议结束后,很多代表回房间把西服一脱也会到赌场里玩上一把,他们成群结对地玩得很High。


有两个晚上我和他们中间的一些人坐在同一个台子上玩21点,因为这里是全场赌注最小的台子,最小的赌注是15美元。同一个台子上的人们虽然互不相识,在瞬间仿佛成了战友,大家相互鼓励着,与庄家的发牌员逗逗嘴,然后看庄家微笑着把我们眼前的筹码收走。不断有穿着超短裙的服务员给你送水送酒,都是免费的,但大家总会给她们小费,或是美元现金,或直接给个筹码。


大家一起手气都好的时候,庄家便会换发牌员。新的发牌员一来,大家无一例外地又输了。就这样打发着时间,两天里我输了六百多美元,中间也曾赢过,但最终还是都输了。知道自己不可能赢,所以也就是小玩一下,虽然心有不甘,但已经能控制住自己的贪欲了。离自己最多输一千美元的底线还差了四百美元,居然感觉自己还是赚了。


土豪甲手里的筹码

一个筹码就是25000美元

我照了下来就算是曾经拥有


百家乐的厅里有好几个中国人在玩大的。有的一听就是一些公司的老总,带着翻译和秘书,为他跑前跑后,围着他各种吹捧马屁。他们最小的筹码是100美元的,最大的筹码是25000美元的,偶尔会有几个拿着笔认真记录的人,仿佛这出牌真的有什么规律。台面上一次最少要押2百美元,最大也只能押2万美元。所以他们一次的输赢都是几百至几万美元间。


一个伟人曾经说过:真的赌徒,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这个伟人就是我。


我住的房间位于55层,风景很好

荒漠里建设的绿地

欲望之城

这幢金色大楼就是“特朗普大厦”


我住在酒店的55楼,房间非常大,看来当年这里的地皮真的不贵。窗帘是电动的,早起按下按钮窗帘便会打开,于是躺在床上便可以透过这玻璃墙看到外面的世界。我的房间的楼下是永利酒店的高尔夫球场,早上的阳光照在这些绿色草坪上的时候,让你很难相信自己是在沙漠里,它让我很有下去跑上一把的冲动。


在赌城我完成了马年的第16个十公里跑


在入住永利的第二天早上我下楼跑步去了。但是一问门童,高尔夫球场只对俱乐部成员开放。于是我沿着拉斯维加斯的大街跑,往城外跑,跑到了荒漠里。这里空气很好,但我越跑越累。不一会,我就象一条野狗似的喘着粗气了。这里是沙漠气候,空气实在太干燥了,我有点担心自己会脱水。回想起来风险很大,因为周围没有人,万一出事根本没人救我。我于是往城里跑去,在各大酒店间人造的草坪、巨大的绿树、泉水、瀑布、池塘之间奔跑,一下子就感觉清爽了。


城里的人造景观

赌场的阳光可以烤死人的

处处是豪华的人造景观

中国特色

威尼斯

清洁工在打扫电梯

这个城市的外表给人一尘不染的感觉

流浪者也是美国城市的标配

还有化缘的和尚,不知真假


在入住永利后的第42个小时后,在一个阳光极其明媚的下午,土豪甲终于决定要暂停赌博走出酒店,去拉斯维加斯的街头逛上一逛,这时他已经输了十几万美元。看着他发黑的眼眶,我对他真心佩服了,他平时身体这么差,居然在赌桌上可以坚持这么久。土豪甲出身贫寒,年龄与我相仿,年轻时是个开大货车的司机。这么多年在官商勾结的中国商场上打拼并得以成功,这商场不也就是一个赌场吗?


曾经有一个伟人说过:没有人会随随便便成功。

这个伟人显然不是我。


从惊心动魄的赌台下来,走在平静详和的街头,两边是各种奢侈品商店。我们走进威尼斯酒店户外的酒吧,坐在阳光下喝着冰凉的啤酒,听着船夫唱起《我的太阳》仿佛回到天堂。不远处的地上,躺着几个流浪者,还有卖艺的、乞讨的,还有一个化缘的中国特色的和尚。


喝完啤酒,重新回到那显得昏暗的赌场。这时土豪甲说他累了,需要睡一大觉。



晚上,我熄灭了房间里所有的灯光,静静地坐在玻璃墙前,看着这座在沙漠中诞生却充满了欲望的赌城发呆,光怪陆离。在赌城的三个晚上,竟是如此的无聊与乏味。


人无法摆脱欲念,就无法挣脱折磨。


在赌城的第三天,早早就醒来了。打开微博,正是北京时间晚上九点。微博上很热闹,都在热烈地讨论马航失踪事件,各种阴谋、各种智慧、各种谴责、各种正义、各种祈祷。这些天来在美国生活得太平和温暖了,觉得中国微博上的种种莫名其妙的亢奋离自己挺遥远的。


打开微信,各种转发,各种励志,各种谣言......

打开窗帘,又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下面的那一片高尔夫球场上正在洒水


今天要离开酒店去洛杉矶。


起床吃早饭的时候居然遇到了土豪甲。他说他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恶梦,梦见家人遭到追杀,这让他感觉会有大难降临。于是他一大早起来又去赌了一把,没几下就把他的30万美元的本钱痛痛快快地输完了。他心里反而踏实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破财消灾。


别说,还真是灵验。一天后,坏消息就来了,于是他提放弃剩下的行程提前回国了。但在后来猛烈的反腐大潮中,他还真的躲开了牢狱之灾,只是至今仍在失联之中。


钱是好东西,但也可以让人不踏实。

我对土豪甲说过:虽然我们之间财富相差千万倍,但我们躺在床上的时候都不过占地两平米,而我可以踏实地睡个安稳觉。


离开酒店结帐时,才知道酒店把我们三个晚上三间房子的食宿费用全都给免了。在心疼土豪甲为赌场作出的重大贡献之余,我不禁后悔这两天为什么没有在酒店狂吃几顿。这里有家很不错的中餐馆,而昨晚上的那家日本餐馆的生鱼片十分的地道,十分的鲜美,而我居然只点了一份。


租来的林肯越野车已经放在酒店的车库里闲置三天了,很是浪费,本来这两天计划开车去趟四百公里外的科罗拉多大峡谷的,结果被土豪甲耽误了。此行唯一的遗憾是没有从拉斯维加斯去科罗拉多大峡谷。但这世界本来也没有完美的事,留下的遗憾想补总能补上。


酒店的门口停了几劳斯莱斯,这是酒店的豪华车队,专门用来接待贵宾的。我把取车的牌子给弄丢了,还好车没有丢。和代为泊车的门童说明了一下情况,给了他五美元小费,他还是把车给我开来了。


有钱花的生活才是美好的生活。



踏上前往洛杉矶的道路,回时总比来时快。路上也很好走,大家都在超速流畅地行驶。而靠近洛杉矶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记忆中的那座雪山。我一直记得从拉斯维加斯到洛杉矶的道路上会路过雪山。当我看到让我心旷神怡的这座雪山时,拉斯维加斯赌城那三日的沉迷仿佛已经隔世。


我们的第一目标地不是酒店,而是洛杉矶郊外的一个Outlets,这里集中了一百多家名牌折扣店,据说价格低得令人冲动。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人会追求品牌。而当看到大折扣的品牌时,仿佛找到了不要钱的感觉。这里有拎着大包小裹的购物狂,当然他们中间的很多人讲着汉语。


三个小时走遍了这里几十家店铺,直到产生视觉疲劳。而这里奢侈品的价格的确比北京国贸奢侈品店里的价格便宜得太多太多了。


如果把在赌场输掉的30万美元花在这里......

世上没有后悔药,愿赌服输。


老兵东雷最新文章:
2017-05-05 学口译|联合国秘书长在世界新闻自由日上的讲话
2017-05-04 倾听一下自我隔绝世界里的声音
2017-05-03 学口译 | 联合国秘书长在世界新闻自由日上的讲话
2017-05-03 学口译|联合国秘书长在世界新闻自由日上的讲话
2017-05-01 砸烂那个花拳绣腿的世界
2017-04-28 面对网民指责,国防部发言人作出了正确选择
2017-04-27 为了当航空母舰舰长而自降军衔(修订版)
2017-04-23 和谐篇:论程序正义的重要性
2017-04-19 《我的奋斗》入教材,日本会重新走向军国主义吗?
2017-04-15 今天,期待朝鲜的太阳不会落
2017-04-11 面对美国航母战斗群,金三元帅会认怂吗?

扫码关注微信

老兵东雷 微信二维码

分享文章